提示:请记住新飞库小说网最新网址:szmtd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新飞库小说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宠姬余宛宛

慕容霸天1556万字5293人读过连载

《宠姬余宛宛》□ 作者:[奥地利]卡夫卡"弗丽达,"K说,她立刻放下研咖啡的磨子,到K的课桌边来。"你生我的气吗?"她问。"不,"K答道,"我想你这么说是不得已的。你原在赫伦霍夫旅馆过得挺快。我实在应该让你呆那儿。""是的,"弗丽达悲哀地望着前面说,"你应该让我呆在那儿,是不配跟你在一块儿生的。假使你把我甩掉了说不定你就能够实现你有的愿望。为了我,你不得不忍受教师的专横接受了这个卑贱的职位并且正在付出全副气力取跟克拉姆见面。这都为了我,可我却不能多报答你的恩情。""不,不,"K伸出手臂搂着她欣慰地说。"这些全都是微不足道的事,丝毫也害不了我,我想见克拉,也并不仅仅是因为你缘故。再说,你想想你我做的一切吧!我没有识你以前,我像在五里中瞎闯,没有一个人愿收留我,假使我跟谁沾了边,那我很快就会给家撵走。等到有人稍稍意款待我了,可那些人往又是我避之惟恐不及人,比如像巴纳巴斯这人……""你本来想避开他们吗?真的吗?亲爱!"弗丽达迫不及待地喊了出来,等K犹豫了一儿,回答了一声"是的"以后,她又像原先那样淡了。但是K也决定不向她解释正由于他结识弗丽达,事情才变得对有利了。他慢慢地抽回他搂着她的手臂,他们默默地坐了一会儿,最--他的手臂似乎给了她温暖和慰藉,现在没有些她就受不了--弗丽达说:"这儿的生活我受不了。假使你要我跟你守一起,那咱们就得离开儿到别的什么地方去,法国的南方或者西班牙。""我不能离开这儿,"K回答说,"我来到这儿,是想在这儿呆下来。我得在这儿呆着。"接着又说了一句自相矛盾话,可是他并不想进行释,仿佛他接着说的这话是对自己说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引诱我到这荒凉的地方来的呢,难就只是为了想在这儿呆来吗?"于是他又接着说:"可你也得在这儿呆下来,这儿毕竟是你自己故乡啊。你只是因为失了克拉姆,才使你这样灰意懒。""我失去了克拉姆?"弗丽达说。"我需要的克拉姆,在这儿的是,克拉姆太多了;是为了躲避他,我才想开。我失去的不是克拉,而是你。我是为了你想走开的,因为在这儿没法整个儿得到你,这什么事情都使我心神不,我宁愿失去我的美貌宁愿害病,宁愿痛苦,要能让我跟你安安静静在一起过活。"K只注意一件事,所以他急忙问:"这么说,克拉姆跟你还有来往吗?他派人来你去吗?""克拉姆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弗丽达回答说,"这会儿我说的是另外一些人,我说那两个助手。""喔,助手,"K失望地说,"他们欺侮你吗?""唔,难道你没有发觉吗?"弗丽达问道。"没有,"K回答说,他回忆了一下但是记不起什么事情来"他们虽然是两个讨厌的小色鬼,可我从来没有现他们胆敢抬起眼皮来你一眼。""没有吗?"弗丽达说,"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他们赖在桥头客咱们的房间里怎样也不出去,只是妒忌地望着们俩的一举一动,有一居然睡到了我的稻草垫上,刚才他们不是还告你来着,想就此把你赶,把你给毁了,这样岂是就可以留下我一个人他们在一起了吗?这一你都没有注意吗?"K直瞪瞪地望着弗丽达,没回答。她对助手们的指一点不假,可是这些指也可以解释成完全清白罪,这两个小伙子之所如此,是因为本性幼稚荒唐可笑、不负责任和乏教养。而且,不论K哪儿去,他们总是要跟一块儿去,从不想留下跟弗丽达在一起,这不也可以为他们的罪名辩吗?K便半信半疑地提这种看法。"这是他们故意耍的花招,"弗而达说,"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那么,要不是为了他垂涎我,那你又干吗把们赶跑呢?"说着她走到窗前,把百叶窗拉开一,向外面张望,接着叫走过去。那两个助手还紧地抱着栏杆不放;尽他们现在一定是很累了但是他们仍旧施出全身力,不时伸出了两只手对着学校哀求着。他们间有一个还把自己大衣下摆钩在后面的栏杆上这样他就用不着一直用去抓了"可怜的家伙!可怜的家伙!"弗丽达说弗而达默默地于了几分钟活儿后,便问K为什么他现在对教这样俯首帖耳。她问这句话的气是同情的和迫切的,但是K在想弗丽达当初的诺言,她本答应要保护他,不让教师支配和侮辱他,但是结果她并没有到,因此,他只是简短地回答,他既然当了一个看门人,他得于看门人的工作。接着他们默无语了,后来还是这短短的谈引起了K的注意,原来弗丽一直在埋头想心事--特别是在他跟汉斯谈话的整个过程中,--他便一面直率地问她有什么不乐意的事,一面把门外的木柴进屋子里来。她慢慢地把目光到K的身上,回答说,她也说上到底是在想什么,她只是在那个客栈老板娘和她说的那许很有道理的话。在K逼问之下她踌躇了几次才说下去,但是没有停止工作抬起头来看--并不是她专心工作,因为工作并有进展,只是借此可以不必望K讲话罢了。于是她告诉他说在他跟汉斯谈话的时候,开头原是静静地听着的,可是接着就给他说的某几句话吓住了,是开始搞清楚他这些话的意思从那以后她就不断地从他的话证实了老板娘一度给她提出的告,而这种警告她本来是一直相信的。K听了这种吞吞吐吐话已经生气了,再听到她那副鼻子抹眼泪的抱怨声调,非但有感动,反而更冒火了--最气人的是因为老板娘又插手到他事务中来了,尽管只是一种回,而迄今为止就她本人来说也有赢得什么胜利,--他便把怀里抱着的木柴猛地往地上一扔在木柴上面坐了下来,用严肃口气要求她把全部事实都说出。"不止一次,"弗丽达又开始说道,"是的,打从开头起,老板娘就撺掇我怀疑你,她倒不说你撒谎骗人,相反,她说你率得像孩子,可是你的个性跟们截然不同,她说,甚至在你得很坦白的时候,我们还是很相信你;要是我们不听取人家忠告,我们就得通过惨痛的经才能学会怎样相信你。甚至像这么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也几上了你的当。可是她在桥头客跟你作了最后一次谈话以后--我只是重复她的原话,--她才清醒过来,看出了你的阴谋诡,她说,从此以后,不管你怎竭力想把你的本意掩盖起来,也骗不过她了。但是你并没有盖什么,这一点她是一再声明,后来她接着说:今后但凡碰第一个有利机会,就得试着仔地听他说些什么,不要泛泛地,而是要仔细又仔细地听。她的就是这些,谈到我本人,她是你自己告诉她的:你搞上了--她用的就是这样的字眼,--只是因为你正巧碰上了我,因为我没有真正拒绝你,因为你全错误地以为酒吧间的女招待是任何客人可以随意伸手猎取对象。老板娘还在赫伦霍夫旅里打听到,那天晚上你出于某原因要在那儿过夜,这样,也有通过我才能达到目的,否则就没有别的办法。这一切就使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我的情人,而要使这一下成为更严肃的事却还需要一些别的什么。这就克拉姆。老板娘没说她知道你从克拉姆那儿得到什么,她只一再说你在认识我以前就一心接近克拉姆,认识以后也同样此。所不同的只是在认识我以,你没有一线希望,而现在你稳妥又迅速地在我身上取得了近克拉姆的可靠手段,连你自也处于有利的地位了。今天你你在认识我以前,好像在五里中瞎闯,我听了这话多么吃惊--不过这还是没有充分根据的表面上的吃惊而已。这些话简直老板娘说的完全一样,她也说只是在认识我以后,才认清了的目标。这是因为你认为你从的身上获得了克拉姆的情妇,就拥有了一个只有用高昂代价能赎取的人质了。你的奋斗目就是用这个人质去跟克拉姆打道。在你的眼睛里,我是无足重的东西,而这笔代价却是你一切。所以,凡是与我有关的你都准备作出任何让步,而对笔代价,却寸步不让。所以,失去了赫伦霍夫旅馆的职业,你来说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离开桥头客栈也无所谓,我在个学校里于着这种繁重的活儿在你看来,同样也是无所谓的。你对我没有一点温存,连跟在一起的时间也几乎没有,你我交给两个助手,你从来也没起过妒忌的念头,在你看来,惟一的价值就是我一度是克拉的情妇,你在无意中拼命教我忘记克拉姆,这样,一旦决定时刻到来,我就无法抗拒了;是同时你跟老板娘大吵大闹,认为她是惟一能把咱们两个分的人,这就是你要跟她吵翻的因,这样你就得跟我一起离开头客栈了;但是就我来说,不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是属于你,这一点你是毫不怀疑的。你自己同克拉姆的会见当作了一买卖,一场现金交易。你估计切可能性;假使你能达到目的你就准备什么都于;如果克拉要我,你就准备把我献给他,果他要你缠住我,你就缠住我如果他要你扔掉我,你也就会掉我,你自己也准备好扮演一角色的;要是对你有利的话,会声明你是爱我的,你会用强你的渺小来对抗他的满不在乎然后再用你是他的后继者这一实去羞辱他,或者随时准备把听我说过的我对他的爱情的表告诉他,央求他重新跟我相好当然,须得按照你的条件;假得不到任何答复,那你就于脆你K和妻子的名义跑去求他答。老板娘最后还说,一旦你发你在每一件事情上--在你的傲慢、你的希望、你对克拉姆和同我的关系的看法上--都打错了主意,那么,我的炼狱生活就开始了,因为到那个时候,才头一遭真正变成了你非依靠可的惟一资产,然而已经证明一份毫无价值的资产了,你当也会视若敝屣,因为你对我并有什么感情,只是一种所有权感情罢了。"过了一会儿,房门上有轻轻地敲了一下。"巴纳巴斯!"K叫了一声,扔下手里的扫帚,匆匆几就走到门边。弗丽达直勾地望着他,她听到这名字比听到什么都吃惊K两只手颤抖着,一时不开门上那把旧锁。"马上就开啦,"他不问外面到底是谁,只是一迭连这么说。可是接着他就得不面对事实:从敞开房门口走进来的不是巴巴斯,而是起先曾经想他说话的那个小孩子。是K不愿意再去记起这孩子了。"你上这儿来干吗?"他问道。"各个班级都在隔壁上课。我是那儿来的,"孩子宁静地抬起深褐色的大眼睛望K,垂手立正着回答说"那么,你想干什么?给我出去!"K微微向前俯着身子说,因为孩子说的声音很低。"我能帮你一点儿忙吗?"孩子问道。"他要帮咱们的忙哩,"K对弗丽达说。接着他又对孩子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汉斯·勃伦斯威克,"孩子回答说,"四年级生,马德雷因加斯的鞋匠奥托·勃伦斯克的儿子。""喔,你的名字叫勃伦斯威克,"K说,这会儿,他的声气善一点儿了。原来汉斯到女教师把K的手抽出血痕,感到非常气愤,刻决定支持K。他刚才冒着要受到严厉处罚的险,像一个投向敌人的兵似的,从隔壁那间教里大胆地溜出来。实际,主要可能还是他的孩气驱使他做出这种举动的。他做什么事情都显那么一本正经的神气,似乎就说明了这一点。头因为羞怯,他有点儿束,但是很快就跟K和丽达搞熟了,等他们给他一杯热咖啡以后,他变得活泼起来,并且赢了他们的信任。他开始切而坚决地向他们发问似乎他想尽快地知道问的实质,好让他独立思,决定他们该怎样办。的个性有点专横,但是含着天真无邪的童心,此他们带着一半玩笑一正经的态度听他摆布。论怎样,他要求他们全贯注地听他的;工作完停止了,早饭也不知不地耽误了。尽管汉斯坐一张课桌旁边,K和弗达并排地坐在讲台上的张椅子上,但是看起来斯倒像是教师,仿佛他在考问他们,评定他们答题似的。他温柔的嘴上浮着一丝微笑,似乎明他自己也完全知道这过是一场游戏罢了,但这个想法只是使他更一正经地导演着这场游戏也许他嘴边流露的并不真正的笑容,而是他童的幸福。非常奇怪的是他在跟他们谈了很久以,才承认自从K上雷斯家去了以后他就认识他。K感到很高兴。"在那位太太脚边玩着的就是吗?"K问他。"是的,"汉斯回答说,"那是我的妈妈。"这时他不得不谈到他的妈妈,但是显吞吞吐吐,要人家问了遍才开口;现在事情很楚,他只是一个孩子,他的口气听来--特别是他提的问题,--有时候似乎真是一个有毅力有见的大人在说话;可是会儿又突然恢复成只是个小学生,好多问题都不懂,别人的意思也误了,而且因为孩子气,知道体谅别人,话也说太轻,尽管一再给他指了破绽,但又固执地连他问题也不肯回答了,且毫无窘态,一个大人像这样是做不到的。他得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才提问题的权利,要是让和弗丽达提了问题,那破坏了规则,浪费了时。他就会一声不响地坐好大一会儿,挺直了身,垂着头,噘起了下嘴。这时候弗而达给他的种表情迷住了,有时便意问他几个问题,想逗做出这种表情来。有几她成功了,但是K却只到不高兴。他们探问了天,得到的并不很多。斯的母亲身体不大舒服可是她生的是什么病,是没有弄清楚;她膝上那个孩子是汉斯的妹妹名字叫弗而达(汉斯对妹妹跟问他的这位太太名这点并不高兴),这家人住在村子里,但并跟雷斯曼家住在一起--他们只是上那儿去串门,顺便洗一次澡,因为斯曼有一只大浴桶,除汉斯以外,年幼的孩子都喜欢在那桶子里洗澡泼水。汉斯提到他的父时,一会儿怀着敬意,会儿又怀着恐惧,但也是在不讲到母亲的时候提起父亲;跟他的母亲比,父亲显然是不重要,但是问起勃伦斯威克家人的生活情况,尽管们费了不少口舌,却始没有得到回答。K知道的父亲拥有着当地最大制鞋铺,没有人能同他敌,这样一个人所共知事实也问了一遍又一遍实际上他父亲还把活儿给别的鞋匠去做,比方让给巴纳巴斯的父亲,他当然是作为特殊照顾出让的--单凭汉斯那么得意地把脑袋一仰的姿,也就看出这一点来了这个姿势引得弗丽达跑去吻了他一下。又问他没有在城堡里呆过,这问题只是在他们反复问好几次以后,他才回答声"没有"。问起他母亲有没有在城堡里呆过,就根本置之不理。最后感到厌倦了,而巳这些题对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处,他承认这个孩子是的;再说,利用一个小子来探听别人的家庭隐,也是一件丢人的事;之他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却没有问出什么名堂来那就更加丢人。因此,为收场,他便问孩子打给他们什么帮助,汉斯他只想帮他们干一点学里的活儿,免得教师和的助手骂得他那么凶,也就不再感到惊异了。向汉斯解释说他不需要种帮助,骂人是教师的种个性,即使你拼着命,你也还是要挨他的骂活儿本身并不繁重,只由于情况特殊,今天早才起来得那么迟,况且责骂在他身上产生的影,跟在一个学生身上不,他几乎不把它看作一事,他早已不放在心上,他还希望不久就离开个教师。虽然汉斯只想助他对付教师,他还是心诚意地感谢他,可现他最好还是回去上课,是他马上回去,说不定气好还不会受到处罚。管K并没有强调而只是意中表示他不需要他帮去对付教师,却保留了关其他方面的帮忙,汉却已经清楚地领会了他意思,便问K是否还有他事情需要他帮忙;他很乐意帮他的忙的,要他本人帮不了他的忙,愿意请他的妈妈来协助这样,问题保证就能解。爸爸碰到困难的时候也是找妈妈帮忙的。他妈有一回曾问起K,她己难得出门,那一天她雷斯曼家去是非常少有事。可是他,汉斯,却常上那儿去跟雷斯曼家孩子们玩耍,有一回他妈向他问起土地测量员不是又上雷斯曼家去过不过他估计妈妈不能多话,因为她身体很弱,疲乏,所以他只回答了句:他没有看到土地测员,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可是他现在看到K在学里,而且还跟他说了话他就可以把这件新闻告给妈妈听了。因为在妈没有紧急的事情要你做时候,她最喜欢你讲一新闻给她听。K想了一,便说目前他不需要任帮助,凡是需要的他都了,汉斯愿意帮他的忙当然再好也没有,他感他的好意;将来他可能事情需要人家帮忙,那他会去找汉斯的,他知他的地址。为了答谢起,他,K,或许也能帮一点儿小忙;他听到汉的妈妈生病很不安,村里显然没有人懂得她生是什么病;假使这样疏大意,小病有时也会引严重的后果。而他,K倒有一点医药知识,而更难得的是,有看护病的经验。有许多病例医束手无策,他倒有治疗办法。正因为他有这种病的本领,在家乡人们管他叫"苦药草"。无论如何,他很乐意去看汉的妈妈,跟她谈谈。或他能给她提供一点有益意见,因为哪怕只是为汉斯的缘故,他也乐意样做。开头汉斯一听到愿意去给他妈妈看病,的眼睛便亮了起来,K更急于要去看了,可是果并不令人满意,因为来对好几个问题汉斯毫表示歉意地回答说,家是不准陌生人去看他妈的,大家都小心翼翼地护着她;虽然那天K几没有跟她说什么话,她来还是在床上躺了好几,这样的事情确实经常生。可爸爸当时对K还非常气愤,他决不会准K上他们家去;当时他实想找K算账,惩罚他冒昧,还是给妈妈劝阻。可是不论怎么样,妈决不愿意跟任何人谈话不论那个人是谁,她是起过K的情况,这也不是超越常规的事情;相,既然有人提到他,她会表示她愿意见见他,是她并没有真的见到他从这一点也可以清楚地出她的本意。她只是想到一些关于K的情况,是她决不想跟他交谈。况,她也并不是真的生么病,她很明白自己为么会这样,实际上也常这样告诉大家;很明显是因为她受不了这儿的候,可是尽管这样,为她的丈夫和孩子们,她是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她的身体已经比常好多了。听他说到这,K发觉汉斯为了要保他的妈妈不受到K的纷,使她不受到这个表面要帮助的K的纷扰,他思索能力显着地提高了不错,为了要说出正当理由来制止K去看他的亲,在好些方面他甚至出跟刚才说过的互相矛的话来,特别是关于他亲的疾病方面。但是,认为即使这样,汉斯对还是有好感的,只不过提起他的母亲,他就把的都忘掉了;谁要是跟的母亲相提并论,谁就刻处于不利的地位;眼,K就是这样,但是,方说,他的父亲,也同是如此。K想试验一下个假设到底是否正确,说汉斯的父亲不让他的亲受到任何纷扰,这的说明他很能体贴人,如他,K,那天知道这种形,他就决不会冒昧地她说话了,现在他请汉代他向母亲表示歉意。一方面,她致病的原因然十分清楚,就像汉斯说的,那他不明白为什汉斯的父亲要留住她,让她到别的地方去疗养人们不得不推测是他不她去,因为她只是为了和孩子们才留下来的,是她可以带了孩子们去而且她也用不着离开很的时间,也不必到很远地方去,即使在城堡的上,那儿的空气就已经不相同了。汉斯的父亲然是本地最大的制鞋匠那他根本就不用担心假旅行的费用,而且在城里他或者她一定有亲戚熟人,他们准会乐于邀上城堡去住的。干吗他让她去呢?他不该低估的病情,K只看了汉斯母亲一眼,可实在是因她的憔悴和衰弱叫人太惊了,这才迫使他跟她话的。甚至在那时候他感到奇怪,她的丈夫怎能在她正生着病的时候她冒着蒸气坐在洗澡和衣的屋子里,而且一点不肯压低一下自己跟别高声讲话的声音呢。汉的父亲真是一点儿也不道事情的真实情况;她病情即使在最近几个星里有了好转,那也只是时的起伏,要是你不把种时起时伏的征象消除最后就要变本加厉地复,那时候病人就没救了即使K不能跟汉斯的母谈一谈,那么,如果他跟他的父亲谈谈,让他意这一切情况,或许也是有益的所以,他现在表示愿意接受他第二个命令,就像他愿意上客去一样,首先把屋子收拾整齐好让女教师和孩子们回来上课可是得赶快收抬好,因为K接还得去拿午饭,教师已经饿极。K向他保证一切都照办不误K便急忙动手把稻草垫子搬走把运动器械放回原处,在弗丽洗刷讲台的时候,并把屋子打干净。教师站在旁边看了一会,他们的于劲似乎平息了教师怒气,他只叫他们注意堆在柴外生火炉用的木柴--当然,他不容许K再上披屋里去拿柴了--说罢便回到他的教室去了,临走时还吓唬着说他很快就要来检查他们的工作"你问我为什么把他们赶走吗?"K问道。"完全是因为你。""我?"弗丽达问,但是她的眼睛并有从助手们的身上开。"因为你对助手们太客气了,"K说,"对他们的放肆行为,你总是采取宽的态度,给他们笑看,抚弄他们的头,一刻不停地向他表示同情--'可怜的家伙!可怜的家!'你刚才还这么说来着,--最后终于发生了这件事,那是你竟毫不犹豫地牲了我去解救这两助手,免得他们挨顿打。""是的,确实是这样,这就是想要告诉你的,使心里不痛快的就是个,使我不能跟你在一起的也就是这,虽然我承认没有跟你守在一起更大幸福了--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尽管我感觉到在这世界上没有一处安的地方,可以供咱相亲相爱地生活下,不论是在这个村里,还是在别的什地方都没有;因此又希望有那么一座深又窄的坟墓,在里面咱们俩紧紧地抱着,像用铁条缚一起那样,这样我脸藏在你的怀里,的脸藏在我的怀里谁也不再看见咱们不是在这儿……你,就有这两个助手他们抱着拳哀求的候,想到的不是你而是我。""这会儿一直望着他们的,不是我而是你,"K说。"的确是我,"弗丽达说,她几乎冒火了,"我这会儿一直在说的就是这问题;即使他们是拉姆的使者,也没老缠着我的必要吧""克拉姆的使者?"K重复了一句,弗丽达指出了这一点他感到万分惊讶,管这似乎也是很自的事情。"他们当然是克拉姆的使者,"弗而达说。"尽管是使者,他们也还是气的孩子,需要有给他们的脑子灌输点道理进去。两个孔长得又丑又黑的鬼;两张完全不同脸生得多么难看,家会说他们的长相大人啦,颇像大学的样儿啦,可是他的行动举止却又是么幼稚可笑。你以我没有看到吗?我替他们害臊呢。唔就是这么一回事,并不讨厌他们,可为他们感到害臊。以我禁不住要望着们。人家给他们气要死的时候,我只对他们发笑。人家打他们的时候,我只会摸摸他们的头。在夜里,我躺在身边的时候,我睡着,我总是要伏在的身上望着他们,个裹着毯子躺在那睡着了,一个跪在门前添柴,我把身探得那么出,几乎把你惊醒了。我怕不是那只猫--哦,猫我是见惯的,酒间里嘈杂的夜生活也是过惯的,--我怕的不是那只猫,是怕自己。不,用着一只猫那么大的生来惊醒我,只要一点轻微的响声,就会吓得跳起来。初我怕惊醒你,生把一切事情都破坏,但是,我又爬起点蜡烛,逼着你马醒来保护我。""这些事我一点也不知,"K说道,"我只是模模糊糊地有一怀疑,所以就把他撵走了;现在他们啦,也许一切都会得顺利起来。""是的,他们总算走啦"弗丽达说,但是她满脸愁容,并不快,"可咱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心里管他们叫拉姆的使者,虽然能当真,可也说不是真的。他们的眼--天真而炯炯发亮的眼睛--使我想起克拉姆的那双眼睛是的,就是这样,些时候,那是克拉的眼光通过了他们眼睛射透了我的身。因此,方才我说为他们感到害臊是真实的。我倒希望真的。我总觉得,们的行为要是发生别的地方或别人身,那似乎是可笑和恼的,可是发生在们身上,那又是另回事了。我望着他可笑的鬼把戏,总又尊敬又钦佩。假他们是克拉姆的使,那有谁愿意给咱想法子摆脱他们呢再说,摆脱他们究是不是一件好事呢要是摆脱他们并不,你愿意马上召他回来吗?假使他们是愿意回来,你会到高兴吗?""你要我把他们再召回来"K问。"不要,不要!"弗丽达说。"我绝对不要他们回。如果他们现在奔来,我就会看到他重新看见我的那股劲儿,像孩子似地着我蹦蹦跳跳,又大人似地伸出手臂拥抱我;不,我可相信我能受得了这举止行动。可是我想起,假使你继续样硬着心肠对待他,说不定你就会永见不到克拉姆,那就不惜付出任何代来帮助你避免那样后果。在那样的情下,我惟一的愿望是为了你的缘故让们进来,马上让他进来。不要为我担;我怕什么呢?我尽量坚持地保卫自,假使我必须屈服那我会意识到这也为了你的缘故才屈的。""你这么说,只能加强我驱逐这个助手的决心,"K说,"我决不会让他们回来。从我把他赶出去这一点来看至少证明:在一定情况下,要对付他也不是束手无策,此,这也证明他们克拉姆并没有什么正的联系。昨天晚,我还接到一封克姆的信来着,从这信看来,虽然有人这两个助手的情况克拉姆作了完全不实的汇报,但从这也可以得出这样的论,就是克拉姆对们完全是漠不关心,因为要不是这样他无疑会获得关于们两个人的正确的告。至于你从他们身上看到克拉姆这点,那也是不足为的,这是因为很不你仍旧受了老板娘影响,所以你才处看到克拉姆。你仍是克拉姆的情妇,完全说不上是我的子呢。有时候这使非常沮丧,我感到佛失去了一切,我得我仿佛刚刚来到个村子,可是不像真正来到这儿时那满怀希望,现在明道自己的前途只会不断的失望,还得个接一个地把它们吞下去。不过这种觉也只是偶尔才有"K看见弗丽达听了他的话脸上露出了丧的神色,便又含地说:"实际上这种感觉也证明了一件事,就是你对我是么重要。要是说你在叫我在你和这两助手之间选择的话这就足以决定这两助手的命运了。多涂的想法,在你和两个助手之间选择现在我要再说一遍永远摆脱他们,我么说,也这么想。说,咱们俩变得这儒弱,谁知道是不由于咱们到这会儿没有吃上早饭的缘呢?""可能是这个缘故。"弗丽达说,她疲倦地笑着跑去她的活儿了。K也新拿起了扫帚




最新章节:遭遇极品男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1-05-14

最新章节列表
骆冰浮传在线阅读全文原文
第一夜的蔷薇2全文
背后高人 全文
大亨的契约空姐全文
机械天神第二部全文阅读
驭灵主全文阅读
我是五国妃全文
爱你就玩坏你全文阅读
苗疆蛊事全文阅读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三嫁侯妃全文
第2章 花容天下全文阅读
第3章 重生之不要爱上我全文阅读
第4章 无澜全文阅读
第5章 婶婶的诱惑全文阅读
第6章 倾国 西西东东 书包网 全文阅读
第7章 浪子枭雄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笨女人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铁雁霜翎全文
第10章 误入狼群的小绵羊全文
第11章 甜蜜蜜小说全文阅读
第12章 九鼎神皇全文阅读
第13章 陌香全文免费阅读
第14章 帝豪夫人不好当全文
第15章 乡镇风流录全文阅读
第16章 书包网 重生之再嫁军门 全文阅读
第17章 新倚天行在线阅读全文
第18章 重紫全文阅读
第19章 怀念不如相见全文完整
第20章 宛如爱情全文加番外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5082章节
官场沉浮相关阅读More+

书包网男男生子下载

顾立锋

随身异形王后全集下载

卓天润

猫鼠文合集

窦娟

莫折花

武丁丑

魔女日记

拓跋戊辰

道魔祖师

焦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