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新飞库小说网最新网址:szmtd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新飞库小说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天下欢歌在线阅读

裴钏海3476万字2937人读过连载

《天下欢歌在线阅读》"一点不错,"年轻小伙子慢条斯理地回答道,这时,满屋子人都对K这句问话摇头,"这儿是我的大人威斯特一威斯伯爵城堡。""这是可能的,"奥尔珈说,"可是在那种情况下,那就更利,因为这说明那官员的公务是多么要,他的文件大珍了,也太多了,所不能随身携带,那官员一定都是马不蹄的。不论在什么况之下,谁也不可腾出时间来接见爸。况且,到城堡去大路有好几条呢。时大家走惯了这一路,许多马车就都这儿过,一会儿又欢走另外一条,各各样的车辆又乱哄地在那儿来往奔驰究竟怎样去掌握路的变化规律,人们来都不知道。早上点钟,车辆可能都另一条路上,十分以后也许就转到第条路,半个钟头以又可能回到第一条上去了,此后一整它们可能就一直走条路,可是每一分都有变换的可能。然,这些大路都是村边会合的,那时有的车辆都像发疯地你追我赶,等渐逼近城堡的时候,度就不那么快了。辆来往的数量也多不同,数量的悬殊跟道路的选择一样可理解。常常一连天看不见一辆马车而在其他的日子里往往拥挤不堪。现就请你根据这些情再想想爸爸吧。他了一套最好的衣服不久这就成了他惟的一套衣服了,每早晨,他带着我们好的祝愿从家里出。他把救火会的小章带在身边(其实已经没有资格佩带枚徽章了),一走村子就把它别在上上,因为在村子里怕给人看见,尽管章小得两步以外就乎看不见,可是爸却坚决认为正是这徽章才能吸引过往员的注意。距离城入口不远的地方,一个菜园市场,业名叫波尔图赫,他蔬菜专门供应城堡爸爸就守在菜园围下面的一块狭长的条上。波尔图赫并反对,因为他跟爸一向感情很好,也爸爸最忠实的一个客--你知道,他有一只脚是破的,他为只有爸爸做的靴才适合他那只跛脚唔,爸爸就一天又天地坐在那儿,那一个常有暴风雨的湿的秋天,可是天是好是坏他根本不乎。每天早晨到了定时间,他便一面手搭在门栓上,一跟我们挥手告别,晚又浑身湿淋淋地到家里来,背也似一天比一天更驼了一回到家就倒在屋的角落里。开头他经常告诉我们,他这一天遭遇的一些不足道的经历,像尔图赫怎样出于同和往日的交情,从篱那边给他扔过来条毯子啦,或者从辆马车里他认出了个和那个官员啦,者这个和那个车夫认出了他,开玩笑用马鞭在他身上轻打了一下啦。可是来他不再告诉我们些事情了,显然他弃了打算在那儿得什么收获的希望了他只是把它看作是的责任,一件枯燥味的差事,才跑到儿去呆上一整天的他的风湿痛就是打时候开始的,冬天了,很早就下着雪我们这儿冬天开始很早;呶,他就这坐在那儿,有时坐湿漉漉的石头上,时就坐在雪地里。上他疼得直哼哼,了早晨,他好多次不定主意到底去还不去,可总还是克了厌倦的心情出门了。妈妈守着他不他去,他也显然担自己的手脚不听使,所以答应她陪他起去,这样,妈妈患上风湿痛了。我常常跑到他们那儿给他们带吃食去,者只是去看看他们或者劝他们回家;们常常看见他们蜷一起,坐在他们那狭小的坐位上相互依着,在一条薄薄和盖不周全的毯子面缩成一团,周围了一片灰蒙蒙的白和雾气以外,什么没有,有时一连几,远近看不见一个影儿或是一辆马车就是这么一幅景象K,这么一幅景象够瞧的!直等到一早晨,爸爸那双直僵的腿怎样也下不床了,我们谁都没安慰他,他迷迷糊地觉得,就在这当,他看见一个官员波尔图赫家附近停马车,沿着围篱在处找他,接着摇了摇头,怒气冲冲地进了马车。对这番景,爸爸大声尖叫起来,他这一声高似乎是要让那位官在远处听见他的声,以便向官员解释是万不得已才缺席。从此,他就长期席了,再没有回到儿去,一连几个星都没有起床。阿玛亚便把喂食、看护治疗的责任都担负来,凡是他所需要事情她都干,除了尔中断过几次以外她一直干到今天。懂得怎样去采集给解痛的药草,她几可以不需要睡觉,从来不会惊惶失措也从不害怕或烦躁为着两位老人家,什么事情都干;不发生了什么事,当们一筹莫展、心里安地急得团团转的候,她还是镇静自,不动声色。当最恶的处境过去了,爸在我们扶持之下又能小心翼翼地挣着起床了,这时候阿玛丽亚就重新退幕后去,把他交给们来照应。"K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村子深深地陷在地里。城堡所在的那个山笼罩在雾霭和夜色里看不了,连一星儿显示出有一城堡屹立在那儿的亮光也不见。K站在一座从大路向村子的木桥上,对着他上那一片空洞虚无的幻景凝视了好一会儿接着,K从奥尔那儿知道,那个速之客就是来找的。是他的一个手受了弗丽达的咐来找他的。奥珈不想让助手看K在这儿;假使后他愿意把这次她们家来串门的儿告诉弗丽达,可以这么做,但不能通过这个助发现这件事儿;一点K同意了。是奥尔珈还请他这儿过夜,等巴巴斯回来,他却绝了,就他本人说,他本来也许可以接受这个邀的,因为夜已经深了,而且时到今,不管他愿意愿意,他似乎已跟这家人连在一了,这儿有供他夜的一榻之地,然有不少原因使感到苦恼,可是虑到这种共同的合关系,这儿终是这个村子里最合他住的地方;他还是拒绝了,手的来访使他惊起来,他感到不理解的是,弗而既然完全知道他愿望,助手们也得应该惧怕他了怎么会又这样搞一起,以致她毫顾忌地派了一个手来找他,而且派一个,这时那一个助手可能还陪伴着她呢。他奥尔珈有没有鞭,她没有鞭子,是有一根很好的条,他拿了过来接着他又问这所子是否还有别的口,穿过院子原还有一个门,不得翻过隔壁花园墙头,才能走上道。K决定走这路。在奥尔珈领他穿过院子的时,K匆忙地劝她用害怕,还告诉说他一点儿也不怪她讲给他听的些小花招,他完理解她耍的那些招,感谢她这样心置腹地把这段事讲给他听,而嘱咐她等巴纳巴一回家,就马上他到学校去,哪是在夜里也得叫去。当然,巴纳斯带给他的那些件并不是他惟一希望,要是那样话,事情可就真对他不利啦,可他也决不把那些件看得无足轻重他会重视它们,不会忘记奥尔珈因为在他看来,那些信件本身更要的是奥尔珈,她的勇敢和持重假使他必须在奥珈和阿玛丽亚之进行选择的话,他是用不着花多时间考虑,就能出抉择来的。在上隔壁花园的墙时,他又一次诚地握了握她的手有人敲门了。奥尔珈跑去开门。一道光从一盏黑魆魆的笼里射到门槛里。那位深夜访的客人低声问着,奥尔珈同样低声回答着,但是来客不满意,想闯进屋来。奥尔发现自己再也没法挡住他了便喊阿玛丽亚,显然是希望玛丽亚能用什么办法阻止这不速之客闯进来,以免惊动人们的安睡。阿玛丽亚果然刻赶过去,推开了奥尔枷,到大街上,随手把门关上了她只在门外呆了一会儿,几马上就回来了,奥尔珈办不的事情,她很快就办妥了"这样,就又需要给爸爸找一种他还能干的儿了,至少要让他相,他在干着帮助一家洗刷罪名的活儿。这的活儿并不难找,事上,什么事情总不会坐在波尔图赫的园子那样更没用了吧,不我找到的,倒是一种正能给我小小希望的情。官员们、职员们者其他任何人每次谈我们的罪行的时候,们总是只提我们侮辱索尔蒂尼的信使,此就没有人再敢说什么。这么着,我暗自转,既然舆论(尽管仅是表面上的)只认为侮辱了信使,那么,管这仍旧还是表面上原因,只要有人向这信使赔礼道歉,什么情也就可以解决了。家告诉我们,实际上有人对我们提出过什控诉,因此也还没有个部门受理过这件事所以就信使个人而论--如果没有任何其他问题的话,--他是有权宽恕阿玛丽亚对他的辱的。当然,所有这,都不可能起什么决性作用,不过是个形罢了,除了形式以外再也变不出什么花样,可是爸爸却会因此兴起来,还可以阻止群官吏再去折磨他,样我们也就心满意足。首先,自然要找到个信使。当我把我这计划告诉爸爸的时候开头他听了很生气,实在的,他已经变得分固执,一个理由是他坚决认为--这是在他生病时候发生的,--是我们拖了他的后腿,结果才功亏一篑,是我们不给他钱,接是逼着他躺在床上;一个原因是,他已经全不能理解任何新的意了。我的计划还没说完,就被他推翻了他坚决认为他的工作是继续在波尔图赫的子里等候,而他现在情况又不能自己每天到那儿去,于是便要们用双轮手推车推他。但是我没有让步,他也渐渐地接受了我主张,惟一使他苦恼一点是,他得完全依我办这件事,因为只我一个人看见过那个使,而他不认识他。际上所有的信使彼此很像,我自己也没有握是否能认出那个信来。我们马上便上赫霍夫旅馆去,在那些从中间找那个信使。个信使当然是侍候索蒂尼的,索尔蒂尼已不再到村子里来了,是这些老爷们是时常换侍从的,你也许很易就能从另外一位老的侍从中间找到我们找的那个人,即使找到他本人,你或许也能从其他侍从那儿打到一些他的消息。当,要达到这个目的,需要每天晚上都呆在伦霍夫旅馆,可是不什么地方,人们都不乐意看到我们,更不说像赫伦霍夫旅馆这的地方了;我们又不像花钱的顾客那样上儿去。可是后来他们于发现我们还有一些处。你知道,对弗丽来说,这些侍从是一多么折磨人的家伙,们大多数实在并不是欢叫叫嚷嚷的人,但因为活儿太少,都给容坏了,变成了懒汉--'但愿你像侍从那样过得称心如意',这是官员们祝酒时最爱说一句话,--的确,从日子过得悠闲自在来,侍从似乎是城堡里真正主人,他们也知自己的尊严,在城堡,他们的一举一动必符合规章制度,所以们不苟言笑,一本正,这种情形人家告诉我好几次了,甚至你村子里的侍从中间,能隐隐约约地看出这迹象来,只不过是微的迹象罢了,既然城的规章制度并不完全束他们在村子的行动他们往往就肆无忌惮变得和在城堡里的时大不相同了;他们简成了一群没法控制的野的家伙不县遵照规行事,而是任着性子作非为。你们那种可的行为简直是无法无,村子还算侥幸,因他们非经许可不准离赫伦霍夫,可是在赫霍夫旅馆里,你多少得想办法应付他们哪比如说,弗丽达就觉跟他们打交道伤透脑,所以她很乐意找我抚慰这些侍从。有两多,每星期至少有两夜晚,我是在马房里这些侍从一起消磨的起初爸爸还能跟我一上赫伦霍夫旅馆去,睡在酒吧间里,等着在早晨把消息告诉他可是带给他的消息并多。直到今天,我们没有找到那个信使,一定仍旧跟索尔蒂尼一起,索尔蒂尼很看他,索尔蒂尼退隐到远的部门里去的时候他一定也跟索尔蒂尼同去了。从我们上次眼见过他以后,许多从也没有再看见过他有一两个人说曾经见他,那可能是认错人。这样,我的计划实上可能已经吹啦,但不能说完全告吹;我没有找到那个信使,是实话,我们上赫伦夫旅馆去和在那儿过--或许爸爸对我的怜惜,那时他还能怜惜哩--也不幸地把爸爸给毁了,他处于你现看到的这种状况已经两年了,可是他的情也许还比妈妈好,因我们每天都守着她,怕她就要死去;只是亏阿玛丽亚用了超越人的本领照护着她,才拖到今天。可是由我在赫伦霍夫旅馆这干着,结果我毕竟跟堡有了一定的联系;我说我并不后悔我干一切的时候,你不要不起我。毫无疑问,一定要想,这怎么说上是跟城堡的联系呢你想得对,这实在说上是怎样的联系,当现在大部分的侍从我认识了,这两年到村里来的老爷们的侍从我几乎全都认识,这,要是我能进城堡的,我在那儿就不会是个陌生人了。当然,们只是在村子里的时才是侍从,一到城堡他们就完全不同了,们在那儿可能会不认我,凡是在村子里跟们打过交道的人,他都会不认识的,这是真万确的,哪怕他们马房赌一百次咒,说们要是在城堡里再见我准会非常高兴,那是一样。再说,这样诺言有多大价值,我经有过经验了。可是还不是真正重要的问。通过侍从跟城堡建联系,并不是我惟一希望,除了这一点以,我还希望并且深信城堡上一定会有人注我现在做的事情--照料侍从人员是一件极重要而又辛苦的任务--谁要是看到我做的事情,他最后或许会我产生比别人更好的象,他也许会看出,管我干得这么微贱,是我这样干是在为我家庭奋斗,是在继续现我爸爸未偿的宿愿假如他能这么看,那或许他也会原谅我接侍从们的钱,用这些来维持我们一家的生。我还获得了一些其成果,这一点,我怕至连你也会责怪我的我从侍从那儿学到许谋取城堡工作的途径不需要经过困难的、时需要好几年的官方定的准备阶段;的确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官方的正式雇用人员只是一个私人的半官的雇员,你既没有权也没有义务--最糟的是你没有任何义务,--但是你却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你在现场,可以注意有利的机会你可以利用这些机会尽管你不是雇员,碰运气好,自会遇到工,也许当时正式雇员在身边,于是一声'来人哪',你应声跑上去,你就变成了一分钟前你还不是的那种人变成了一个雇员。不,究竟什么时候一个才能碰上这种机会呢有时候你一下子就能到,你刚到那儿,还有来得及看清形势,会就在那儿等着你啦只是很多人因为新来到,甚至还心不在焉没有能抓住这样的机罢了;但是在另一种况下,你也许比正式员等的年月还要长,官方雇员当久以后,此就当不上合法的正雇员了。所以这就足使你望而却步,但是你考虑到官方任命要过非常严格的考试,且任何一个家庭出身疑的人,未经考试就被淘汰,那么,这就不得一回事了;姑且我们谈谈最后参加考的人吧,他一连好几胆战心惊地等待着考的结果,而打从第一起,大家就惊讶地问怎么敢做出这样异想开的事,但是他还是续希望着--要不是这样,他怎么能活着呢--这样过了多少年以后,也许作为一个白皤皤的老人,他才知他已经被拒绝,才知一切都已经失去,而这一辈子也已经白白虚度了。这里,当然有例外,人们就是由这一点才轻易受到诱的。有时候也发生这的事情,有些确实来不明的家伙倒真的得了任命,有些官员简是不知不觉地被那些徒迷住了;在举行招考试的时候,他们忍住要东嗅西闻,咂着巴,张大着眼睛拼命那样的新进人员,对们来说,好像那种人别配他们的胃口似的他们得严格遵守他们本里写的规章条文办,才顶得住这种人的惑。但是有时参加考的人并不能因此得到命,而只是无限期地延准备阶段,没完没,一直到这个苦命的伙死去才完事。所以官方的任命跟这另一途径一样,充满了种或明或暗的困难,因,一个人在从事这类情之前,应该慎重考。这一回,我和巴纳斯可没有忘记这样做每次我从赫伦霍夫旅回到家里,我们就一坐下来,我把最近收到的消息告诉他,我一谈就是几天,巴纳斯的活儿也因此耽误,超过了平时需要的间。这一点在你看来或许应该怪我。我完知道侍从们讲的话是足凭信的。我也知道们并不十分愿意给我城堡里的事情,他们是变换话题,每一句你都得从他们的嘴里出来,可是当他们开讲的时候,往往又是口雌黄,胡说八道,吹自擂,大家各自编了荒诞的谎话来压倒方,因此在黑洞洞的房里的不断叫嚷声中一个侍从没有说完,一个就插进来,七嘴舌,很明显,从这中你至多也只能找到一半爪的真情实话。我所听到的一切原原本地给巴纳巴斯重新说遍,尽管他还没有辨真伪的本领,但是为家庭的处境,他几乎如饥似渴地想听这些情,他把这一切一口吞下去,并且渴望再一些。事实上,巴纳斯正是我这个新计划支持者。从侍从们那再也搞不出什么名堂了。索尔蒂尼的信使不到,而且决不会找了,索尔蒂尼和他的使一起,似乎退隐得来越远了,许多人已忘记他们是什么模样叫什么名字了,因此常常还得详细描述他的容貌长相,可是尽那样,我所得到的至也不过是使我对他说的那个侍从好不容易记起了他们而已,除以外,人们对于他们情况就什么也不知道。至于说我结交侍从行为,我自然没有权去决定人家应该怎样,我只希望城堡能根我之所以要结交他们动机加以判断,只希能稍稍减轻我家所犯罪行,可是我没有受任何这种公开表示。我还是坚持这一点,为就我来说,我看不有其他机会可以使城为我们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对巴纳巴斯来说我却看到了另一种可性。从那些仆从告诉的故事中--如果说我有这种倾向,那我满子都是这种倾向,--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就是谁要是能在城里效劳,他就能为他家庭做许多事情。可在那些故事中,又有一点是值得相信的呢这些故事是无法证实,很少是头绪清楚的因为比方说,当一个从--这个侍从我不会再见到他了,或者即见到了他,我也不会识他了--他曾经一本正经地答应要给我的弟在城堡里找一个位,或者,假使巴纳巴有别的事上城堡去的,他至少会支持他或协助他--因为根据侍从们讲的故事,那些职人员因为等待的时太久,都变得没有知或者神经失常了、要朋友不照应他们,他就完了--这样的事情以及其他更多与此类的事情都是他们告诉的,这些可能就是对们的警告,可是他们警告的同时许下的诺,却大都是信口雌黄但巴纳巴斯却不这样;的确,我提醒他千别信这些,可是单凭告诉他的话,就足够他支持我的计划了。自己提出的种种理由倒没有给他留下多么刻的印象,而主要是些侍从讲的故事。所事实上这是我自食其。阿玛丽亚是惟一能爸爸妈妈明白的人,越想用自己的这套办继续我爸爸原来的计,阿玛丽亚就越不理我,在你或者旁人面,她还跟我讲几句话可是我们两个人单独一起的时候,她就不我讲话了;而在赫伦夫旅馆,我是侍从们意蹂躏的玩物,在那年的时间里,我没有他们任何一个人说过句知心话,我从他们里听到的只有狡猾的骗人的或者愚蠢的话所以只有巴纳巴斯跟在一起,那时候巴纳斯还太年轻。我把那事情告诉他的时候,看见他的眼睛里闪着芒,从那时候到现在他的眼睛里一直保持这样的光芒,我感到怕起来,可是我没有止,因为事关重大,同小可。我承认,我有像我爸爸那样的伟然而空洞的计划。我没有男人那样的决心我只是把自己局限在补我们对那个信使的辱这点上,我只是要把我现在的这么一点微的努力看作是我的份功绩。可是,凡是自己过去没有做到的现在我决心用一种不的方法,通过巴纳巴来完成。我们侮辱了个信使,并且把他赶了一个更僻远的机关那么,我们就把巴纳斯送去当新的信使,来那个信使的工作可由他去干,让那个信安安静静地爱退隐多就多久,他需要多久能忘掉他所受的侮辱就给他多久的时间,道还能有什么比这更乎常情的吗?当然,深深感觉到,尽管我计划是多么谦卑,可其中隐隐含有傲慢的味,也许会给人一种象,我们想给当局指画脚,吩咐他们应该样处理私人问题,或以为我们对当局是否妥善处理这个问题的力,产生了怀疑,在们想到这件事应该怎办之前,他们早该作处理了。可是,当时又想,当局不可能对产生这么大的误会,果他们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是他们有意要这,换句话说,我所做一切,他们不作进一调查,就把它们都推了。所以,我决不屈,巴纳巴斯野心勃勃也不愿屈服。巴纳巴在这一段准备期间变那么高傲,居然觉得鞋这个活儿,对他这一个未来的机关雇员说,未免太下践了,的,他甚至跟阿玛丽也敢顶嘴了,有一两阿玛丽亚就直截了当跟他谈起这一点。我不妒忌他的短暂的欢,因为他一到城堡,的欢乐和高傲就会消,这是不难预料的。样他就开始了那种滑模仿似的工作,我在面已经告诉过你了。人惊奇的是,巴纳巴第一次并没有经过多困难就进了城堡,或更正确地说,进了机,也可以说,这个机就变成了他的工作室那天晚上巴纳巴斯回后把消息悄悄地告诉我,他得到这样的成,当时几乎把我乐疯。我跑到阿玛丽亚跟,一把抓住了她,把拉到一个角落里,死儿吻她,吻得她又疼怕,禁不住叫了出来我说不出我激动的道来,我们好久没有互交谈了,这件事我也在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告诉她。可是以后几,就实在没有什么再以告诉她的了。第一马到成功以后,就再没有什么动静了。在漫长的两年里,巴纳斯就过着这种辛酸的子。那些侍从使我们全失望,我给巴纳巴写了一张小字条叫他在身边,把他介绍给些侍从,请他们照应,同时提醒他们过去口许下的那些诺言,纳巴斯往往看到一个从就拿出这张字条,在手里,尽管看到字的人,有的不认识我有的认识我,可是都他那种一声不响就把条递过去的样子惹恼--因为他在城堡里不敢说话,--可是没有一个人帮助他,终究一件丢人的事,幸而来有一个侍从,因为止一次地给这张字条得厌烦透了,就把它把扯碎扔进了字纸篓…这倒是一种解脱,得承认,我们早该这干,自己获得解脱--我想,他似乎还在说'你们自己对待信件也是这样。'尽管这回在其他方面毫无收获,在巴纳巴斯身上却起良好的作用,如果可说是一件好事的话,就是他已经过早地成了,已经成了一个少老成,是的,在好些面,他甚至比许多大还要老成持重,明白理。我望着他,拿他年前还是一个孩子的样,跟他现在的样子,心里常常感到难过按理说,作为一个成,他无疑是能够给我持和慰藉的,可我仍既没有支持,也得不慰藉。他没有我就进了城堡,可是自从他了城堡以后,他就不要再依靠我了。我虽是他惟一的知心朋友但我可以肯定说,他里的话只告诉了我一部分。他告诉我一大城堡里的事,可是从那些故事里,从他谈详情细节里,你一点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些居然能把他变成这副子。我特别闹不懂的,他原先是一个大胆孩子--我们曾经还为此感到不安,--现在成了大人,进了城堡怎么就变得胆小怕事呢。当然,那样毫无处地整天站在那儿等着,一天又一天,没没了的,看不到一丝改变的前景,这准定一个男人的志气磨灭,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最后真的什么事都干了,只会毫无希望地在那儿。可是为什么在开头不进行斗争呢尤其是,既然他不久看出了我是对的,那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可改善我们家庭情况的望,但是根本没有实他的雄心壮志的机会因为在城堡里,尽管从们是那么任性,事却都是按部就班地进着,雄心壮志只能在作中寻求满足,而由在这样的情况下工作身改进了,雄心大志没有任何存在的余地。幼稚的欲望,在城里是没有容身之地的虽然如此,巴纳巴斯是这样认为,他这样诉我,他说他看得很楚,那些官员,即使准许他进去的那个机里的一些可疑的官员都是大权在握而且博多闻。他们口授指示时候说得多么快啊,闭着眼睛,做着简单手势,只消竖起一根指,就能使那些倔强侍从屈服,侍从们即受到他们的申斥,也是笑眯眯的;或者他在一本书里发现了一重要的章节,便会看出神,尽管地方狭窄这时其他一些官员也会伸长了脖子紧紧地着他一起看。这些事和其他同样性质的事使得巴纳巴斯把这些看成是了不起的人物他有这样的感觉,假他能接近他们,引起们的注意,他就可以着胆子跟他们交谈几,不是以一个陌生人身分,而是以一个本门的同僚的身分交谈--自然是一个职位非常低的同僚,--那么,可能给我们家庭带来法估计的收获。可是情从来没有达到这样地步,巴纳巴斯也不冒险做任何可能有助达到这样地步的事情虽然他完全知道自己管是那么年轻,由于生了这一连串不幸的故,他已经被推到负赡养我们一家这样一艰难而又责任重大的要人物的地位上了。在我该作最后的坦白:这是你来到我们村一个星期以后的事。在赫伦霍夫旅馆听到人提起这回事,可是并没有怎么注意,有个土地测量员来了,连土地测量员是干什的也不知道。可是第天傍晚--我平常总是在我们约定的时间跑半路上去接巴纳巴斯家的,--巴纳巴斯回家比平常早,他看见玛丽亚在起居间里,把我拉到街上,他把搁在我的肩上,大声嚷了好几分钟。他又成往常那副小孩子的子了。他碰上了一件来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好像突然之间在他的前展开了一个崭新的界,他简直受不住这崭新的变化给他带来喜悦和激动。可是发的事情,不过是他们了他一封送给你的信了。可是这确实是他委托他传送的第一封,也是他第一次接受的任务。"上一章目 录下一




最新章节:傲视诸天全文txt下载

更新时间:2021-05-13

最新章节列表
夜伴尸语全文阅读
丽晶美女全文
公子别急全文阅读19楼
总裁你好大全文阅读
王爷你行不行全文免费阅读
绝对仕途全文阅读
琴剑双绝全文阅读
少时夫妻老来伴全文
误惹天师boss全文免费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大红棺材铺全文
第2章 骆驼祥子16全文
第3章 月影沉璧全文
第4章 风水鬼事全文阅读
第5章 倾国弄臣全文阅读
第6章 金眼全文阅读
第7章 卿本凶悍之逃嫁太子妃全文阅读
第8章 阴胎十月之鬼夫缠身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废材小姐太凶猛全文
第10章 重生之庶女归来txt全文下载
第11章 风流推销员全文阅读
第12章 超级落榜生全文阅读
第13章 中论全文
第14章 乡村怪谈全文阅读 5200
第15章 元始大帝全文阅读
第16章 盛宠医妃青颜全文免费阅读
第17章 拳拳之情全文阅读
第18章 若初阴缘了了全文阅读
第19章 错惹天价总裁全文阅读
第20章 博伽梵歌 全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919章节
西方奇幻相关阅读More+

女子的茶时光在线阅读

颜晔子

寒门贵子在线阅读

敖滢炜

炼欲魔帝在线阅读

嵇滢滢

流氓家教全在线阅读

戎效范

黑道悲情前传在线阅读

谢群玉

伦陷小说在线阅读

公羊锦怡